— 雨免兔逸 —

【Kill Alice企划】【Liz·slaughter】序章part1

>>>杀死爱丽丝企划序章内容

>>>开头引用波西米亚狂想曲的歌词

>>>chapter1是利兹以现在的视角回忆从前,所以会有一些不合小孩子年龄的想法

>>>利兹真的是一个内向单纯的孩子

附e站地址:http://elfartworld.com/characters/41017/

立绘目前是六等星私立高校的,因为利兹的武器一直没画好,所以KA的立绘无限期拖稿【瘫


>>>正篇开始


前奏

 

Is this the real life -

这是真实的人生,

Is this just fantasy -

还是梦幻一场?

Caught in a landslide -

身陷困境

No escape from reality -

无法回避现实

Open your eyes

睁开眼睛

Look up to the skies and see -

凝视苍穹

 

利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身处陌生之境,不管是视野中的景色还是所感受到的气息。

一切的一切如此陌生,利兹的心中涌起一股不安,并随着血液流至四肢,让她无法动弹,僵在原地。

利兹没能回想起发生了什么,甚至连“我是谁”都开始怀疑。

不仅是周围的一切,利兹觉得自己也毫无意义。

脑内的信息混沌成一片,像是在经历毁灭后的重生。

记忆被打成碎片,一片一片的割裂现实。

再也不想见到的人和事突兀地在眼前滚动播放。

利兹抱着脑袋蹲下,使劲咬嘴唇,以防止自己叫出声。

... ... ... ... ... .. ..

... ... ... ... ... .. ..

啊...在逐渐恢复的记忆中,利兹似乎窥见了自己的过去... ...

 

 

Chapter 1 

废弃之卵

 

 

彼时,利兹还是一个内向而单纯的孩子。

 

 

天有些阴,但这是夏天的正午,苍穹是一种通透的灰白,利兹和母亲一起回家,迎面走来一个邻居。

利兹远远地就看到那个人,她低下头,假装没有看到,在母亲与那个人打招呼时她也默不作声,紧紧地藏在母亲身后。

“这孩子,不太爱说话呢。这方面,一点都不像你啊。”那个人对母亲说,以陈述句,说出了讽刺母亲的事实。这个人不喜欢我,也不喜欢母亲,而我成为她的工具,来让母亲难堪。利兹有点想哭,她把头摆得更低了。

利兹不擅长和别人交流,也不喜欢和别人打招呼,天性有一点懦弱,但很善良温柔,外出时会紧紧跟在家长身后,有什么事也是先跟母亲说,然后由母亲代办。

母亲其实,也不喜欢这样子的利兹。

 

 

母亲带利兹去了教堂。迷途的羊羔找到了暂时的归属。

利兹第一次知道神的存在。

知道可以向神祈祷美愿,或是倾诉罪孽。倾尽一切爱着神,只要这样做了,也会被神爱着。

教堂的宁静安详,修女们的虔诚,神父的慈祥,这些情感深深的植根于利兹的心。

利兹有一种才能,这种才能被她视为神选择爱她的象征,这份爱谁也无法夺走。

 

 

利兹小时候很爱哭,而且这个时间段的小孩子们,没有明确的道德观念,自身的欲望变成了唯一的驱动力。

因此,她经常被班里的同学欺负,就是为了看到她嚎啕大哭的样子。

窗外刚有一丝亮光,利兹就迫不及待地从床上爬起来。

今天是利兹的生日,她希望能今天早早的去学校,可去太早也不会开门,她只好按捺住心情,像期待新年钟声响起那样,直勾勾地盯着手表上的指针走到可以去学校的那一刻。

利兹刚一入座,那群人围了上来。他们一边欺负她,一边说着“今天是是她的生日,就是要让她哭。”利兹觉得自己像是被卷入了一种可怕的漩涡,那群人疯狂地搅动着,不给她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最终,那些人心满意足,然后离开。

利兹觉得自己特别不争气,她那时还不懂得报复,被这么一说就哭得稀里哗啦。那些人的脸也就这么烙印在利兹的心里,变成永远的梦魇,利兹现在有时做噩梦,还会想起那众多屈辱的时刻。

利兹那段时间经常往教堂跑,神父和修女们都十分熟悉她。

可神还是不认识她,连一个泛泛之交都谈不上。利兹不怨恨神,她平淡地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利兹班上有个跟她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女孩子,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女孩子就不过这天的生日了。那个女孩子相貌好,学习好,人缘好,是利兹远远不能及的。过生日还会请小同学们去餐馆吃饭,不像利兹只能在空荡荡的家里,蜷缩在房间一角,等着母亲下班回家。

利兹并不羡慕那个女孩子,因为她虽然备受关爱,处于骄傲的闪耀之地,却缺失了一些她认为最重要的东西。那个女孩子只是一个过早孵化的蛋,太多的催化剂使幼体发生了变异,虽然这变异的影响要等到多年后才能显现。

 

 

利兹对父亲的记忆很少。她的父亲不嗜酒,不抽烟,不打人,但利兹就是很讨厌他,因为他不负责任,把一切推给母亲。

利兹的妈妈在她小学快毕业时离婚了,利兹的内心稍微有些庆幸。可母亲的心情时好时坏。利兹经常被打,不因做了错事,只因母亲心情不好。

而母亲一打就打脸,火辣辣的痛感,母亲仿佛是在用力拍打面团。利兹到现在面对突然靠近的物体,第一反应就是仓惶后退。

母亲有时候也会用脚踢利兹,她腿上的淤青总是好了又好。

某天晚上利兹又被母亲打了。事后,她用被子蒙着头,在安全的被窝里不停的抽泣着,她怕母亲听到哭声又来骂她而学会了无声地哭,眼泪一直流。

第二天在学校,后座的同学问她是不是没睡好眼睛肿了,她只能敷衍过去。

利兹这样浑浑噩噩过了几年,她逐渐不再相信神,教堂也没再去过。不仅是神,她也渐渐不相信别人。仔细想来,通讯列表里的人也不一定会及时赶来来救她,这种时候只有自救。

母亲大概是觉得孩子大了,再打也不行了,就开始采取怀柔政策,一遍又一遍地向利兹诉苦,陈词滥调,反复咏说。利兹默默忍受着。

她想,等到离开这个家的一天就好。

 

 

利兹有一天知道了她的善良不会获得回报。

每个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。就像你问别人借一张纸,说是借,实际上不会还,更不会记在心上,而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者则被认为是故作姿态。

利兹并非是传统定义上的好学生。有一年利兹遇到了一个老师,这个老师一开始对她的态度还很好,经常让她在班里做些事。可利兹并非通达之人,她不喜欢看别人脸色做事。久而久之,老师疏远了她,利兹的母亲再怎么往老师那里送礼也无济于事。利兹被剥夺了“政治权利”,终身。

利兹从心底厌恶这些人,随着时间推进,可以称之为恨了。为什么为人师表可以有如此丑恶的嘴脸,还不会被社会批判,各种优秀评比照样上榜,学生盲目追捧,喜欢的孩子发块糖,不喜欢的天天给小鞋穿。

惬意的教师生活,人生一大美事,不是么?

利兹想通了她为什么这么恨这些老师,他们只是利用自己的才能做一些毫无想象力创造性被规定好的事。一直在利用她,态度冷漠,只是希望利兹能够完成,之后再无反应,没有赞同——完成地好也不会有赞美之词,没有批判——不好的时候无视就行了,利兹偶尔听见他们这么说。

利兹比狗还可怜,狗做事还能得到主人的奖励,利兹从未有过。

利兹不敢想象以后会怎么样。才能在此失去昔日的光辉,被阴翳蒙上,将尘封许久。

利兹去尝试其他的才能,被某个老师沉重打击了。“你没有这方面的才能,就不要尝试。”可不尝试怎么知道有没有这方面的才能,利兹感觉自己的脑回路跟他的不一样。

利兹隐隐察觉到,她经历的众多悲剧的根源是因为她跟别人不一样。不是外表上或性格上的差别,是从灵魂上的。利兹从未自命不凡,她所追求的东西连她自己都说不清。可能在一开始,利兹还会羞愧,耻于不同,现在她已经习惯了。

 

 

以前利兹尽力做到最好,可从来没有一个人看好利兹,那些人这样评价她:有才能却不够突出,说是坚持不如是执拗,认真也仅限于自己感兴趣的事物,比平凡普通还要低上一个等级的孩子。

不是这样的,利兹在心中无声狂啸。

就这样不被期待,不被认可,利兹不断压抑着自己,就算内心再烦躁不安,杀人的冲动再强烈,也从未失态过。

她没有可以商量的人,只好独自苦恼。无数黑夜中的不眠之夜,如果偶尔经过某栋公寓,会看见一个少女坐在窗户上,一直到黎明时分,才爬入漆黑的房间。

久而久之,这些抗拒着本性的小习惯变成了一种无所谓的态度,心理上不再有依赖,硬生生地斩断了与本能的联系。

她感觉情感的能力开始退化,直至一潭死水。

“反正都无所谓了,我怎样都好吧。”利兹自暴自弃。

 

 

利兹开始有暴力表现,偶尔会歇里斯底地发泄出来。

这一定是受母亲的影响,利兹如此想到。

利兹不断地幻想着自杀的情景,脑内一遍一遍过着自己死亡的影像。她又想杀人,大卸八块也不够泄愤,剁成血沫最好。无法抑制的冲动在一次次幻想中加强着,只需要一点外界的刺激,即可爆发。

利兹噩梦频频,虽说第二天醒来也记不多清楚,但梦中厌恶、恐惧又有些兴奋的感觉让她有些反胃。

 

 

星辰追随者黑夜退去,利兹终于迎来了毕业这一天。

 

 

从废弃的卵里破壳而出的是?


评论

2016-09-06